Ice_Through

专门放负能的小号。可以随便日的。
=冰彻
感觉自己已经是了,只不过没有明确诊断,没有看过医生而已。
人格分裂。

[死にたい。]

过气幻想文学写手。
高中三年学了美术
现在在绘画专业
(抽不到青行灯不换头像×)

【昵称释义】蓝色的尖锐冰剑 刺穿心脏
但却正合我意。

要全世界的拥有智慧的人都死光了,你们统治者就满意了吗?


因为利益问题而对你失望的人,都是一种人。

(卧槽连负能量这个tag都凉了?!。)

『我这种背负着使命的人……要想不再活着总是很不容易呢。』

……使命是种什么东西?我已经不知道了。

我的天赋大概是用来吃的,你们给我戴了高帽子,发现戴不上了,就打算吃了它。你们很快乐。

——每到月底lofter就慢得跟废了似的。

唉……本来有太多的话想宣泄出来的,但是转眼就被闷成了绝望。现在什么也不想说了。

今天发生的事太恶心了……。

就算我真的残废了也不会有人宽容我。

就算我濒临死亡也不会有人关心我。

跟那种冷漠的人,再解释也没用。所以我放弃了对自己的辩护,默默地接受不该我一人承受的惩罚。

最终还是和以前一样……

又要窒息了。同样的事,为什么总是我要承受比别人多得多的痛苦。

心寒……不想再说了,先发布吧

一个无聊的旧文预告

这次周末回家的时候终于再一次找到了 之前高中毕业前用来记想的句子的小本子。从去年2月开始用的,经常在上面记一些。自从高考完回家就一直找不到踪影,那里面有一篇5月写的很绝望的东西,用了不少脑子……自我感觉还可以。

写完的时候 就让那个特别好的朋友看了。

然后开了这个号之后就一直想把它发在这里。

现在终于可以了。


我发现我又有好几天没上这个号了,一直在主号看别人画的东西,越来越少地想到在这个号上宣泄或者记录心情了,

我大概已经是一只身心俱疲的鸽子了……

跟人说好的事也不去干,说好的见面也不去见,挖好的坑也不填了。。

明明去年万圣节就已经挖了个坑了,现在仍然是自动铅笔稿,今年的更别说了。

但是真的不想再去见了……本来就没有想去。为什么一定要逼我。(注意 不是指感情问题)

(如果我向你问“为什么一定是我呢”,说明这时我已经没有耐心了,已经在烦躁的边缘了。而不是像撩你,跟你腻歪什么的。)

lofter我cnm
从来没有这么愤怒
连这种tag都屏蔽你是有多社会啊
把zs屏蔽了就算了
现在连这个都封
本来挺喜欢这个地方的 现在都是什么玩意
想早点凉您就继续啊
随意

仅是内疚便足以将我千刀万剐

提前去报到了

(不是想去的学校……由于某个酝酿已久的帖子还没有发 就只好先活到小长假了……)

(6楼也还是死不了啊……为什么要让我住6楼还没有电梯……)
(还是最末端位置……简直了普通班底层待遇了)